近日,有媒体报道称,北京SKP商场中出售的挂绿荔枝标价高达1049元一斤,且上架两天就已卖空

2022年7月18日 By admin Off

近日,有媒体报道称,北京SKP商场中出售的挂绿荔枝标价高达1049元一斤,且上架两天就已卖空
近日,有媒体报道称,北京SKP商场中出售的挂绿荔枝标价高达1049元一斤,且上架两天就已卖空。中新财经注意到,除SKP商场论斤卖挂绿外,在电商平台上,这种来自广东增城的荔枝大多以颗数计,最贵的单颗荔枝的标价为98.8元/颗。(7月16日《新民晚报》)挂绿荔枝价格之所以如此昂贵,其实并非出自营销,而是“物以稀为贵”。据媒体报道,作为荔枝中的珍稀品种,增城挂绿在清代为宫廷贡品。嘉庆年间,百姓不堪官吏勒扰,砍光了挂绿荔枝树,只有县城西郊西园寺(现荔城挂绿广场)一棵得以幸存。其次,在抖音、快手、小红书等平台上,“挂绿”正在取代车厘子成为新一代财富自由的象征。在网友制作的荔枝品种鄙视链中,“挂绿”位于绝对上层,被称为“荔枝界的爱马仕/劳斯莱斯”。再次,荔枝不仅与文化有关,还与古代“四大美人”之一的杨贵妃有关。比如杜牧《过清华宫》就曾这样描写:“长安回望绣成堆,山顶千门次第开。一骑红尘妃子笑,无人知是荔枝来”。就让不少人都耳熟能详。有了上面三层原因“加持”,一些善测消费者心理、生意经念得烂熟的精明商家,深知一些大款们已经吃得肠肥口腻而又极需摆阔夸富、换换口味,于是,1斤标价1049元、一颗售价近100元的挂绿荔枝应运而生。一颗荔枝100元,杨贵妃吃得起吗?有媒体如此发问。这恐怕也是公众的疑惑。不过,在笔者看来,作为生意人,这些商人、老板不可谓不精明,但作为一个公民显然是昧了自已的良心。因为一个最明显的问题是,无论是在商场,还是电商平台,这种来自广东增城的荔枝大多以颗数计,被装进精美的锦盒里,锦盒里只会附有对挂绿荔枝的介绍:“壳红带绿,而且都有一条绿色的‘丝带’缠着,肉洁白晶莹,清甜爽口,是岭南四大佳果之一。”但在包装和售卖过程中,几乎没有人会告诉你,这究竟是“挂绿”几代。而实际情况却是,如今,增城全区有挂绿后代4000余株,遍布各镇街,这些挂绿皆由西园中的母树嫁接而来。另有商家表示,挂绿嫁接的代数越多,结出的果越差,价格也更便宜,市面上多数能买到的挂绿为3-4代。而不少商家均称自家销售的挂绿荔枝为二代挂绿。一颗标价100元的挂绿荔枝,到底吃出什么味?估计只有逐利的商家心知肚明。只是需要提醒一些商家的是,利用一些“不差钱”的消费者图新鲜、摆阔气的心理,以及靠语言刺激的广告,可能帮一些“精明”的商家一时挣得个盒满钵满,但注定不会长久!事实上,在一些社交平台上,虽有购买过的网友表示:挂绿荔枝吃起来“核大爽脆”,但也有网友吐槽称:“和普通荔枝没有什么两样”。而站在普通消费者角度,即使有人似乎心甘情愿地掏钱购买高价“挂绿”荔枝,但细加审查,能从他们表面的苦笑中看到他们眼中辛酸的眼泪,是大可悲悯的事。说到底,从钟薛高到“挂绿”,其实都是一种逻辑。区别正如有网友所言:一个是刺客,一个是带刀侍卫,如此而已。因此,若想吃出挂绿荔枝正宗的味道,即如明末清初著名学者、诗人屈大均曾在《广东新语》里形容:“挂绿爽脆如梨,浆液不见,去壳怀之,三日不变。”除了消费者要擦亮眼睛,相关电商平台和市场监管恐怕也要有所作为,不能任由一些商家胡来。